欢迎光临长沙县残疾人联合会网站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业务 > 合法权益保障

用脚一针一线绣出花鸟鱼虫

发布人:长沙县残联   发布日期: 2016年05月18日

 

  “为了她,不晓得流了多少眼泪。我们夫妻俩都快70岁了,哪天眼睛一闭,又有谁来照顾她!”昨日,在长沙县江背镇江背社区一间破旧的民居里,农妇章罗华止不住地抹眼泪。而一旁用脚认真绣十字绣的女儿陈娇平,默默地听着,慢慢地绣着。 

  从没进过学堂靠看电视识字

  往事犹如老电影,回放到1976年,怀孕两个月的章罗华手部染疾,手背手心溃烂了7个孔,疼得钻心。在那个医学不发达的年代,乡村医生开了一些草药。“可能里面有打胎药,那时候也没有技术检测对胎儿的影响。”她回忆,陈娇平一生下来就全身蜡黄、冰冷,才3斤重,由于没有保温条件,夫妻俩就整夜抱着女儿坐在柴火边不离身。

  后来,女儿到了一两岁也坐不起,更别说正常行走,湘雅附二医院给出了先天性小儿麻痹症的诊断。一晃40年,吃饭、洗澡、上厕所,陈娇平衣食起居无一不靠夫妻俩手把手照料。岁月无情,数不清多少次,章罗华抱着陈娇平摔倒在厕所里,摔疼了女儿的身,更摔疼了母亲的心。

  一秋又一秋,一喜一伤悲。夫妻俩发现,陈娇平脚趾却较为灵活,能使用手机、穿珠串、缠毛线球,通过看电视,从没进过学堂的她学会了识字、说普通话,在给父亲陈波发的200余字的短信里,错别字仅有3个。

  想开网店减轻父母负担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陈娇平学习了十字绣,自此深深沉迷其中,每天歪歪斜斜地翘着椅子,用右脚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细细的针,一针一线,从天亮到天黑,绣出了花鸟鱼虫、锦绣河山。豆大的汗珠滴在水泥地上不叫累,针无数次扎到脚不喊苦,脚即使贴着创口贴,也不歇息,她凭着毅力绣出了几十幅作品。每绣完一幅,章罗华先小心清洗后晾晒,再拿到浏阳永安街上去装框。

  陈波说,十字绣的原材料都是女儿淘宝买的,有qq好友买走了近二十幅绣品,爱心人士自己定价,价格为数百元不等。

  镇残疾人专职委员粟向东介绍,夫妻俩靠种田和领低保金生活,陈娇平则为三无人员,每月能领取一定补助。“有些老人跟着子女出去旅游,而我从没在外面歇过一晚,就是出去吃碗面也心里惦记着她。”说到动情之处,章罗华伤心不已。听到母亲的无助,陈娇平大声地告诉记者,“希望开家网店卖绣品养活自己和家人,可是买不起电脑。”说到这里,陈娇平眼巴巴地看着父母。陈波叹着气回避了女儿期待的眼神。

  热心的市民可以伸出援手帮助这位善良的大姐。

 

  (转载《星沙时报》)

2016年5月18日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